专访张译:演戏初衷是养活父母 如今想给这份职业尊严_娱乐

专访张译:演戏初衷是养活父母 如今想给这份职业尊严_娱乐
原标题:专访张译:演戏初衷是养活父母 如今想给这份职业尊严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 演了十几年戏了,张译遇到新角色还是会焦虑。 缓解焦虑的办法是“做功课”——每天回去就看剧本,通读再通读;为了很好的饰演《重生》中的警察秦驰,他去体验生活,学习枪支的使用和专业性东西;为了保持人物的状态,在片场只穿薄薄的戏服,怕自己太舒服,人物的劲儿就没了。 他把这些做法归结于,“本身我不是一个聪明的演员,就只能用这种笨办法”。 “不安分”曾是张译身上最明显的标签,他凭借《士兵突击》一炮而红,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本色出演,尝试了很多性格迥异的角色。就在他成为电视剧“收视率保障”的时候,他却又突然转向电影银幕,频频跟大导合作,陆续主演《亲爱的》《山河故人》《追凶者也》《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等,片中角色一次次刷新人们对他的认知。 此次他在《重生》中也做了很多新尝试,首次拍摄网剧,首次担任艺术总监。谈及原因,他笑说是奔着好作品来的,自信这是一部拿得出手的网剧作品,所以愿意为它再加一道责任制,“把我在这个行业当中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的从业经验分享给现场,分享给现场的同行。” 他感谢合作伙伴愿意给自己这样一次新尝试,坦言曾经做演员的初衷是为了养活父母,后来演员这个职业给了他理想、尊严和尊重,如今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可,他希望通过自己和同行们的一起努力,“给我们这份职业一个尊重,一个尊严。” “我不是一个聪明的演员” 用功课化解掉对人物的焦虑 搜狐娱乐:是在什么契机之下接到这个角色的? 张译:我当时在江苏常州拍摄一部电影,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毕英杰,他给我发了一个剧本,我当时一看就看傻掉了,很久没有看到一口气可以读完的刑侦破案题材的剧本。他说,哥这个是网剧,你接不接?我说我没拍过网剧,怎么拍都不知道。他问我你会介意吗?我说,为什么会介意,故事这么好!然后他就汇报给剧方,于是剧方和这个剧的制片人还有他就直接从北京飞到了常州,就在我拍戏的酒店,我们彻夜长谈,大家聊得特别开心,就这样就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了。我记得那是18年的4月份,就定下来这个事情了。 搜狐娱乐:你觉得这个角色跟你有哪些像或不像的地方? 张译:看剧本我可以知道秦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不清楚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很难作比较,很难找到两个人的异同点。 搜狐娱乐:之前采访中,你说自己每次拍新戏都会焦虑,这次演秦驰焦虑吗? 张译:一样,没区别,还是焦虑。 搜狐娱乐:一般怎么化解这种焦虑? 张译:做功课。其实一开始也不是特别的清晰,秦驰到底是什么样子。看了一遍剧本,心里有一个大概,对故事的一个大概和对人物的一个大概。但是如果你想把它详细的、准确的用细枝末节的展现出来,展现给观众的时候,就需要你做特别多的工作,否则的话你心里没有底的时候,你就成焦虑了。所以每天回去就看剧本,通读再通读,本身我不是一个聪明的演员,就只能用这种笨办法。 搜狐娱乐:演完这部戏,大概多久出戏? 张译:我不是一个纯粹的体验派演员,所以我不存在绝对的入戏和出戏的概念。但是我身上会留有秦驰的影子。这个影子指的是什么呢?是思维逻辑的方式,是与人打交道的方式。可能我离开了这个角色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太善于跟周围的陌生人笑,话也不太多。 搜狐娱乐:现在回想,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戏? 张译:终于知道真相以后的那一个阶段,那一段戏让我觉得特别舒畅、痛快。因为整部戏都在追求714的真相,以及秦驰自己人格本源的真相。在那段时间真相不但明朗了,而且他勇于去面对,并且他知道应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一部戏都很压抑,但是那一段我不压抑。 搜狐娱乐:参演这个剧,会担心被拿来跟别人比较吗?有没有压力? 张译:没有压力。我每次做各种比较和PK,都是输家,所以我习惯了。(这么谦虚吗?)没有,真的没关系。因为演员这个职业其实就是被人评价的,这是我们职业的一个属性特性,没有办法。你要说有压力,你别干这行,对吧?你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你就需要面对评价。我是一个不太“求上进”的人,所以怎么样都好,没关系。 赵子琪性格很直是个方向盲 赵今麦年龄小戏好有天赋 搜狐娱乐:这次跟赵子琪合作怎么样? 张译:很爽快。因为子琪这个人就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有什么想法就会直接说。她有的时候可“二”了。反正有什么就说,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表达,特别的直爽,这是我特别喜欢她的一个性格。 搜狐娱乐:为什么会说她“二”呢? 张译:咱举一简单的例子,我有一个毛病是脸盲,她有一个毛病是方向盲,你知道脸盲的人最怕什么?最怕同时跟两个长得一样的,或者长得很相近的陌生人说话。这我特别恨的一件事,因为我跟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这俩人长得很像,我分不出来谁是谁。 赵子琪这种没有方向感的人,她特别害怕的是什么?她特别害怕在树林子里面拍戏,因为树林子里边也没方向,你往哪瞅都是树。我们有一次在树林子里拍戏,那场戏的要求是她一背身往前走,她要去找救护车,但是她只要一转身,就转90度,她就会找不着救护车。不是眼神不好,是失去方向,就迷路了。就那一天我们为了她找方向,拍了有10多条,我记得,到后来我们都笑得不行了,所以每次她一转过身来,全组的人在画外都会提醒她说,自己往右边走,但她有的时候会往左边走,就很好玩。你问她说,为什么会没有方向感?她就埋怨树,谁让这树长得都是一样?她是这么一人,特好玩。 搜狐娱乐:这次跟赵今麦对手戏多吗? 张译:也挺多的。 搜狐娱乐:网友都说她看着年纪很小,但是个“老戏骨”,你怎么点评她的演技? 张译:她的演技水准和她的年龄其实是不相称的。按照我的理解,可能她这个年纪的演员应该是让人不太放心的,不是说演的好不好,是发挥会很不稳定,会需要你一直去提醒她,需要有人在画外去帮助她。但是今麦同学,是特别让人放心的一个演员,而且充满了表演的灵性,她特别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一个老演员,虽然她还没有进入专业院校学习过表演,但我觉得她是一个天才的小演员。本身她家教特别好,乖乖的,每天拍戏的中间有空她就去做家庭作业,因为她才上高中,很不容易。我特别喜欢她。 演员不是摆摆pose就能做的职业 需要穷其一生去解惑 搜狐娱乐:这次在新剧中尝试了一个新身份,就是艺术总监,主要是做哪些工作? 张译:主要是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把我在这个行业当中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的从业经验分享给现场,分享给现场的同行,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可以一起讨论的部门。 以前纯粹做演员的时候,刚刚入行没有经验,所以每天我很忙碌,工作时间全部都用于表演。可是在后来慢慢有了一些经验之后,我就会空出一些时间,空出一些精力来,所以这次经过协商,做了这份工作,我觉得又把自己填满了,而且把我打回了一个最初的起点,让我每天在现场乐乐呵呵的跑来跑去,不仅仅为自己的角色,也为全天的拍摄做一份努力、做一份贡献。我觉得对于我个人来也是一次成长。 搜狐娱乐:作为演员到了你现在这样一个地位,还有没有特别想要达到的目标? 张译:我现在的地位就是在家隔离,被七只猫欺负着,我就是这么一个地位。其实能让观众接受,能够被很多合作过的出品方,还有编剧和导演认可,就是我的目标。当他们找到一些很好的很精彩的剧本,很精彩的人物给到我,哪怕是我每一次看完之后都觉得自己可能演不了,但他们也都特别热情地告诉我说,张译你可以尝试一下、没问题的,这样来鞭策我。 如果没有他们不断的给我一些新的机会让我去尝试,我不可能让观众觉得张译还算是一个勉强或者比较称职的合格的演员。我做演员的初衷,其实就是一个特别特别简单的想法,就是想能够养我的父母家人。后来慢慢的这份职业给了我一些理想,给了我一些尊严、尊重。我现在就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通过我们同行在一起的努力,能够反过来,给我们这份职业一个尊重、一个尊严,这就是我的唯一的想法。 搜狐娱乐:现在会有职业困惑吗? 张译:有。对于这个职业来说,因为它是一门学科,它不是说你摆摆pose,然后你的身高够,你的长相还不错,就可以做的一份职业,它是一门学科,而且蛮难的,这门学科它是没有止境的。即便你到退休之前,我相信一样还会有你搞不懂的地方,至少有我搞不懂的地方。所以每一个角色对于我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困惑,都会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地方。 搜狐娱乐:那你觉得你的人生有过“重生”时刻吗? 张译:你这个问题特别好,突然让我愣了一下。笼统的讲,我有过,但是我现在一下子真的没有想出来,而且我相信以后还会有,会不停的有。哪怕是我小的时候因为一件我自己的错误,跟父母一直顶嘴,然后突然良心受到了一个问责,我会瞬间跟我的父母哭着道歉,我觉得那都算是小小的重生的一刻。这种经历,这种时刻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过。 这种重生时刻不代表人生的转折点,因为我们作为《重生》这部戏来说,重生的意义实在是太广博,太深刻了。因为它需要我们不但找到曾经的自己,而且它需要确定我有勇气、有胆量去面对曾经的自己。 还有一次生理上的重生是我被冻晕了,零下38度拍洗澡的戏,然后脚被冻到了冰里,那时候体力还好,所以能扛得住那种寒冷。但是在拍摄结束的时候有点短暂的昏迷,后来大家把我从冰里面扒起来,裹上被子,抱到帐篷里去烤火。当我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进帐篷,仰面朝天被大家扛着,我看到天上冷冷清清的月亮和星星,我知道我活过来了。但是我相信我刚才所有说的这些“重生”的点,都没有我们《重生》里面的秦驰,他要面对的“重生”的程度之大。这个问题真的很有价值,我会继续去思考,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们的网剧《重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